我愿你快乐

我愿你快乐

01

如果有一天,我和你能再次站在对方面前,是以什么主角呢?

“如果过去的几十天是场电影

那么

电影的主角叫做混蛋

电影的主题叫做遗憾

至于电影的名字,暂定为《彼时圆满》”

这几句话,是魏贱人在2015年年后假期结束时候发的动态,就是那个初次投稿里,飘过我整个高中、大学,直到数日前的青春里的那个人。

虽然偶尔也会觉得一向叫他“魏贱人”挺刺眼的,但都叫了好几年了,就应也会略带亲昵的效果吧?

而且阿,以后再听见有人叫“魏贱人”的时候,他会不会立刻想起我?

稍微具有讽刺意味的问题是,他什么时候会发现好友列表里没有我?

我曾在深夜就这个问题问一个如他一般冷睿的人。

他的回答是:“不会”。

当初就有人留言说“放过自己吧”,可在数日之前,我还对这样的话不屑一顾。

仍想要质问那个留言的人,你什么都不明白,什么都不了解,凭什么却

这这样的劝我。

直到此刻,才想要很认真的一句:“你心里也住着一个让你放但是自己,洒脱不了的人吗?



02

我是大路,是远游客,是所有下海的船。

2017年三月去往广州,遭拒;四月飘过西安;六月份毕业后归家一周,之后迁徙到兰州;我也明白而后九月份要辗转到哈尔滨。

打开那时候的备忘录,我写的是:不管是因为什么,此刻的我距家935公里。

我曾听见万米高空的云的略过;我也曾见过24小时疾驰的火车的奔波。

我一刻不停歇,且不知疲倦。

六月份的兰州,昼热夜凉。

不明白你站在黄河边儿会怎样想,但是你明白吗?

我第一次站在黄河边儿上的时候,竟突然想起“我愿逆流而上,依偎在她

身旁,无奈前有险滩,道路又远又长”的在水一方。

那时候,常常对自己说:“都说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这都到黄河跟前儿,摸着黄河水了,该死心了吧?



谁明白呢?

03

我愿你快乐,即使你的快乐不再是因为我。

这句话着实刺眼,因为你的快乐从未属于我,但是它并不影响我期望你继续快乐。

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说是:某男生发动态说喜欢雪山,某天某女生问那个男生是否留意过她的封面。

等到某男生点开某女生的朋友圈,看到的封面是一个

人的背影,遥望着远处雪山的背影。

结局很完美,但是我不想再说了。

狗尾巴草的花语:艰难的爱、暗恋。

狗尾巴草,属禾本科、狗尾草属一年生草本植物,为旱地作物常见的一种……这是百度词条。

“魏贱人,六月份濒死的栀子花硬是被我抱回来了,此刻长得贼茂盛,又生出了花苞。



“没有狗尾巴草?



于是,我将微信封面换成了狗尾巴草。

“我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给你堆一座房

远离虚华的梦,是隔着旧窗子

冲到你胸口开放的树藤

背起衰老的梦想,十步为期

我要用月亮割开稻田去海洋”

“无题

许多夜晚重叠

悄然构成黑暗

玫瑰吸收光芒

大地按捺清香

为了寻找你

我搬进鸟的眼睛

经常盯着飘过的风

作者/毕赣”

这两首小诗是他的用过的封面,对他的新动态疯狂截屏保存这种事儿,我一向乐此不疲。

04

对有些古老的风我至今不解,虽然我一向是,而且似乎永久是乘着这些风卷曲的脊梁而行。

我徜徉在零度空间,世界在别处另一种物体中与我平行运行。

我看世界就像两手插在裤袋里弯身向商店橱窗里张望一样。

罗列在这儿的这句话,是因为共鸣声太厉害,震耳欲聋的那种。

就像很久之前,魏贱人他说我对他的世界一无所知,所能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也似朋友说的那句:“你们就是渐近线:无限接近,永不相交。



只是在今日,要断了念想地细数你所给过的全部温柔。

你发过三次地点定位:初到灞桥,周至终南山下,飘过兰州之时。

还有两句话:一句“死不是生的对立面,而将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”,一句“人都是孤独的”。

还有一次聊天回复:膝盖摔伤的这么严重,那你还一向乱跑,赶紧安生的养好。

对了,还有一个不明白你还会不会记得的约定?

我曾说,你以后有对象,不要跟我说了,影响我情绪,等到结婚时候再告知就行。

你回答:“好”。

05

我爱你,十分爱你,我只是不再喜欢你了。

朋友说:“平日里看你是个挺能闹的人,但是单看文字,完全匹配不起来。

能够说是和闹一点儿不沾点儿。



我笑笑说道:“你所看到的,是我一身保护色阿!



搜索网上对这句话的解读林林总总,放回到电影剧情也好,自由发挥也罢。

放到那里,我想说的是:我能够陪你漂泊,但你若安定,我便转身离开,不

远处等你。

如果你好奇,关于以后还是否有可能相见的问题,我想就应能够把那句在书里翻到的话,当做备选的标准答案:

有时相会合是可能的——一种现实洋溢到另一种现实中去。

那是轻柔的互相缠绕,而不是这个充斥着准确性的世界上所惯见的那种齐整的交织。

没有穿梭声,只是……呵气。

对了,就是这声音,也是这感觉。

呵气。

写在最后的话:

原本想着,不着痕迹的洋洋洒洒些,这倒好,仍是略显矫情的话,却是再也撩不起来的洒脱。

不得不说,投文四次里,这篇最难,因为怕读起来嫌乱,更怕说不好再见而留有遗憾。

亲爱的你,别担心,我是站在路口的人,挥过无数次手,道过无数次珍重。

瞧我那洒脱的转身,仍踌躇满怀的说着“来日再见”的话。

如果能够,也请你务必佯装没有望见我抬的起抹泪的手臂。